环球财经
最新
  • 卡片
  • 列表
傅抱石论中国画

早年留学日本,回国后执教于中央大学。1949年后曾任南京师范学院教授、江苏国画院院长等职。擅画山水,中年创为“抱石皴”,笔致放逸,气势豪放,尤擅作泉瀑雨雾之景;晚年多作大幅,气魄雄健,具有强烈的时代感。人物画多作仕女、高士,形象高古。著有《中国古代绘画之研究》《中国绘画变迁史纲》等。

南宋山水画的诗意格调 独辟蹊径

山水画是中国画的重要画科,以山川流水等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象。古代书画家通常将情性抱负寄托于自然景象中,经绘画表现出来。这种寄情于画中的绘画形式蕴藏情感与哲理,更能体现文人笔墨趣味,深受历代书画家喜爱。

中国画:虚实相生,无画处皆成妙境

中国画中人物、山水、花鸟三科与空间表现关系密切的是山水画。中国幅员辽阔,山峦逶迤,江河纵横,祖国壮丽的河山和数千年悠久的文化历史,是产生伟大艺术——中国山水画的客观条件和基础。作为造型艺术之一的绘画,如何在有限的平面上表现无限的空间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特别是表现千里江山自然风貌的山水画,更突出地存在着如何对待空间认识和表现的问题。

中国画:花非花,鸟非鸟,山非山,水非水

中国传统绘画有十三科的说法,可分为人物、山水和花鸟三大类。两宋以来,这样的分类出现了一些与绘画发展不相适应的地方。分类的依据主要是绘画的题材,即出现在画中的物象形式,而中国画在两宋以后渐渐以超越形式为目标,“论画以形式,见与儿童邻”成为画界基本的观点。

靳尚谊把中国女人的美,画到了极致!

他开创了中国油画新古典主义学派,   支起了中国油画中坚力量,把东西方,   特别是中国女人的美,画到了极致!

元代文人画的超然和淡雅

 文人画的崛起表现在他们作品呈现的整个一种非常雅逸的、超脱的、淡远的心态。表现在绘画里,元代还有一个现象就是“四君子”比较流行,特别是竹、梅、兰,当时连妓女都画“四君子”,而且都画得不错。这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超然和淡雅。

文化部“十三五”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

为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、四中、五中、六中全会精神,进一步加快文化发展改革,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》和《国家“十三五”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》,编制本规划。

买房不如买画,未来最富有的,是懂艺术的人

俗话说:买房赚一生,买画富三代。买房不如买画,画价涨得比房价快。文化产业已经没有悬念的成为了地产之后“国民经济支柱产业”的继任者。历史,为什么会选择“文化产业”。乱世黄金,盛世书画,盛世收藏年代,未来最富有的,将是懂艺术的人。

决定艺术家成败的铁律  不妨看看

国内每年有一千多所高校设置艺术类专业,录取人数为50万左右,约占高校录取总数的8%,艺术界迈入艺术教育和艺术人才大暴发时代。在画家喷发汹涌的时代,要成为大画家、大艺术家,需要哪些条件呢?

艺术市场需要品牌,艺术家、画廊、美术馆、艺博会走向品牌化

品牌是消费者识别产品的捷径,让产品在消费者心中占据独特位置。它不仅只限于时尚圈,也同样适用于艺术市场。

书画市场大洗牌,这11种画廊被淘汰

 2015年以来,书画市场形势不好,有目共睹。对这种情况,业内人士基本认为这也是一轮洗牌的过程。在这个淘汰赛中,必然会有一批书画经营者倒下,有的会一蹶不振而出局。

2016中国书画“年度影响力艺术家”获奖名单

2016中国书画“年度影响力艺术家”评选活动是中国当代书画艺术界的年度评选。本评选本着“尊重艺术,尊重艺术家”为原则,旨在“推荐优秀艺术家,促进优秀艺术家艺术进步,助力中国书画艺术事业发展”为宗旨。

敦煌莫高窟里的惊人秘密,看了让人惊叹!

 所有来到敦煌的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走进莫高窟,亲眼目睹精美绝伦的壁画。整个莫高窟共有735个洞窟,常年对外开放的仅有60-70个。

吴冠中高清作品200幅欣赏

吴冠中,别名荼。1919年生江苏人。自1936年进入国立杭州艺专,在林风眠的指导下开始研习西洋绘画。

宋代五大窑特征:官,哥,汝 定,钧

宋朝瓷器从胎釉上看,宋北方窑系的瓷胎以灰或浅灰色为主,釉色却各有千秋。例如钧窑釉,喻为海棠红、玫瑰紫,灿如晚霞,变化无穷如行云流水;汝窑釉含蓄莹润、积堆如凝脂;磁州窑烧出的则是油滴、鹧鸪斑、玳瑁等神奇的结晶釉。

瓷器之鉴定方法

瓷器的鉴定和鉴别有着很高的专业要求。投资收藏时一定要通过正规的渠道,委托专业人士掌眼购买。现在流行的有瓷器鉴定二十法,瓷器鉴定三十讲等。下面小编结合自己的经历,将其归纳为“六看”。

元青花瓷器赝品都有哪些特征  如何鉴别?

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,文物造假技术手段也在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。元青花瓷器种类繁多,市场上鱼目混杂,赝品充斥,到底怎样鉴定元青花瓷器,我们主要看赝品有哪些特征。

高古玉在历史上的价值?为何这么值钱?

不久前,一件中国西汉时期的黄玉带钩,在伦敦佳士得的秋拍中出现,拍前估价为10万至15万西周玉龙英镑,而经过现场竞拍者激烈竞争,最终的成交价达到了82.525万英镑,创下了汉代玉器拍卖的最高纪录。

无标题文档